师魂永洁——记辽宁石油化工大学教师路永洁

师魂永洁——记辽宁石油化工大学教师路永洁

时间:2020-02-12 19:2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1月16日早晨7时,路永洁从昏昏沉沉中醒来。女儿放假回到抚顺两天了,她一直忙着期末判卷,没腾出时间陪女儿。头一天下午,她召开全院教师大会,把假期工作安排完了,今天终于可以松口气。她喊了一声女儿:“该起床了”,可是自己却再也没有起来。

  1月16日上午8点30分,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顺华能源学院召开表彰会,当主持人念到“路永洁在2008年度工作中,成绩显著,被评为优秀教师”时,没有人上台领奖,台下传来一片压抑不住的啜泣声。

  1月16日上午9时30分,校党委书记臧树良正在主持党委会,突然传来路永洁与世长辞的消息。臧书记当即泪流满面,郑重提议,为路老师默哀三分钟。

   永不生锈的“一颗钉”

 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地处抚顺望花区,与雷锋所在部队是近邻,雷锋生前多次来校作过报告,那幅著名的“雷锋擦汽车”照片就是在该校拍摄的。多年来,该校始终坚持用雷锋“一颗钉”的爱岗敬业精神、“一滴水”的团结协作精神、“一团火”的无私奉献精神、“一块砖”的普通劳动者精神、“一片叶”的感恩反哺精神来建校育人。“路永洁同志是自觉践行雷锋‘五个一’精神的楷模。”臧树良说。

  理学院院长宋岱才向记者提供这样一组数据:数学系承担全校200多个班近6000名学生的基础课、专业课,涵盖本科、硕士和博士三个层面。身为系主任的路永洁讲授8门课、每年承担1100个工作量,而学校的规定是每学年340个工作量。同时,她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15篇论文、出版学术专著6部,是抚顺市第三届自然科学青年学科带头人。

  “数学是一门比较枯燥的课程,可是,路老师的课你想听不懂都难。”应用数学专业的郝立东同学谈道,“每逢路老师上课,同学们提前就去占座,有时,好不容易占到的座,又会被路老师给动员出来,她要把第一排交给上学期没有及格的学生。”

  青年教师李金秋讲道,有一次我给路老师助课,在黑板上板书时,有学生在下面喊“看不清”,我以为学生欺负我年轻,故意找麻烦。后来一问,路老师告诉我,“你在黑板上写的字,必须让最后一排同学看见;你说的话,必须让最后一排同学听清。”为了让所有的学生都能看清黑板上的字,她每一次板书都把字写得很大,一堂课下来,经常写满六块黑板。按学校要求,大班上课学生作业批改1/3即可,而路老师的作业批改率100%,90%的学生她都能叫出姓名。

  为了提高自身素质和教学水平,她把孩子托付给老人看管,报考了大连理工大学研究生,并以最短的时间取得了硕士学位,被评为优秀毕业生。原理学院院长陈西园回忆,2000年左右,学校中青年骨干教师流失现象十分严重,甚至有人不辞而别。路永洁当时正好年富力强,北京的一所高校来函调她。考虑到工作的需要,她毅然选择了留下。

  2006年,她准备报高级职称,考虑到学校的学科建设需要,宋院长动员她能不能晚一年报,她毫不犹豫服从大局。第二年职称评定她获得全票通过。

 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是高校规模最大的课外科技活动之一。由于带队老师工作另有安排,宋岱才院长曾经动过放弃的念头。路永洁不动声色,担起了建模竞赛辅导的重任。

  暑期举办知识讲座,竞赛前一周,根据实战要求组织专题训练;竞赛期间,更是日夜奋战。在她的带领下,石化大学取得了国家二等奖一个、省级一等奖一个、三等奖两个的前所未有的好成绩。

  路老师去世后,她的学生满怀深情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我们只知道您是一位爱生如子的老师,却忘了您也需要别人来爱护;我们只知道遇到了困难就来找您,却忘了您自己也会有很多困难;我们只知道您为人师表,上全天的课也精神饱满,却忘了您也需要休息……

   永不熄灭的“一团火”

  数学系教师平均年龄不到30岁,作为系主任,路老师把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当成自己责无旁贷的任务,为每位青年教师安排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做指导,自己更是率先垂范,亲自带的8名青年教师,如今都已成为骨干。

  “路老师对别人关怀备至,唯独对自己马马虎虎。”理学院党支部书记郭红说:她负责基础教学的排课工作,每一次都充分考虑大家的特长和家庭情况,把授课内容和上课时间安排得妥当。有的同事在沈阳读研究生,课程如果排得太分散,就要不断往返于沈阳抚顺之间,路老师就尽量将她的课排得集中一些。

  储运专业研究生罗晓雷告诉记者,大二那年,路老师教我们线性代数课,我因病住了两个月的院,误了许多课程。路老师连续十多个晚上,为我一个人辅导。毕业后我报考研究生,路老师又细心辅导我两个月,研究生入学考试中,我数学考了128分。那段时间,恰好是路老师女儿王诗萌高考冲刺的关键时刻,她却把最宝贵的时间留给了我们。结果,本来学习很好的女儿高考得了570分,与第一志愿仅差一步之遥。

  尤其可贵的是,路老师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,不管你是好学生还是差学生。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学生丁庆伟,中学时是辽宁省优秀学生干部,中共预备党员,到了大学,迷上网游,五门功课红灯高挂,预备党员资格也被取消。路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,不厌其烦地开导他20多次。丁庆伟终于戒掉了网瘾,重整齐鼓,上学期,成绩从后几名一跃升为全班第一,重新加入了党组织。

  “路老师不只是在业务上对我们悉心指导,在生活上也很关心,每次下班,她都催促我去吃饭,提醒我不要对付,可她自己却常常在办公室对付一口就去上课。”助理教师李金秋说。路老师去世后,同事们第一时间赶到她家,想给她女儿做点饭,可找遍厨房,除了一小袋米外,没找到一根青菜,一滴油,垃圾桶里塞满了方便面、火腿肠、葱伴侣的包装袋。“其实路老师很懂营养学。在组织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时,每顿饭她都亲自张罗,荤素营养搭配,餐后还让我们给学生准备水果。”李老师说。

  路老师一心扑在事业上,家庭却出现了危机,离婚后独自支撑着并不完整的家。然而,这并没有影响到她对同事幸福生活的祝福和关注。她多次为同事主持婚礼,每一次婚礼前,她都会特意穿上主持人服装,在办公室里对着镜子背台词,那份专注让人感动。

   永不干涸的“一滴水”

  2008年初,春寒料峭。路老师出现胸闷、心慌等症状。性格坚强的她没有在意,认为忍一忍就过去了。下半年心脏病几次复发,她总是服完药就去上课,从没因病影响工作。她说:“我不能让那么多学生等我一个人。”今年1月份病情突然加重,忙于期末监考判卷,一直没去医院。1月15日判卷结束,院领导责令院办主任赵晓颖带路老师去看病,医生建议她第二天到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。她马上返回学校,召集了放假前最后一次全系教师会,布置假期工作。之后,由数学系姜凤利老师用自行车推着回了家。

  “第二天,我像往常一样路过路老师家楼下,不经意看见她家楼下停着一辆120救护车,也没多想就去上班了。没有想到……”姜凤利老师未语先噎。

  路老师今年刚刚45岁。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单独住。尽管同在一个城市,去年一年她只回去过两次,她感到非常内疚。“过小年时,一定得回去看看,不然,老太太该不认我这个女儿了。”她多次这样说。

  母亲捶胸顿足,说“我们家永洁是路大傻子”。女儿扼腕长叹:“妈妈,我放假了,你都没能好好陪我一天。”远在北京、新疆等地的学生们连夜赶来,为的是最后再看路老师一眼。

  抚摸着路老师没有接到手的获奖证书,郭红书记满眼泪水,她说:“路老师离开我们四个多月了,每当谈起她,我和同事们便止不住流泪。我们试着忘掉她,但她安排的课程、她制定的计划、她的助教、她的学生,校园里有她太多的痕迹。”

  在路永洁事迹报告会上,她的学生罗晓雷饱含深情地说:“我有亲生父母,也不缺少爱。但路老师却给了我最多的关怀。有句话藏在我心里已经7年,今天,我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它喊出来:路老师,我的妈妈!”

   人民教师的楷模

  辽宁石油化工大学的普通教师路永洁在教育岗位上默默耕耘,直到生命的终点,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教育事业。从本报今天介绍的路永洁事迹可以看出,她用崇高的奉献精神书写了一名教师执著教育事业的光辉人生,堪称人民教师的楷模;她的敬业精神和高尚师德值得我们学习。

  路永洁是平凡的,平凡得就像一颗螺丝钉。一个系、一门课、一群学生几乎就是她的全部,就在这片天地里,她把自己化作一团火,将生命燃烧在每一堂课的认真板书、每一次作业的仔细批改,以及对每一个学生和年轻教师的关怀当中。

  路永洁放弃了大都市和更好的职位,放弃了和亲人相聚的机会,对教学任务争抢,对职称待遇礼让。路永洁看上去有些“迂”,对自己马虎,对学生的关怀却细致入微,对工作的安排更是一丝不苟。没有惊天动地,也没有视死如归,路永洁只是一个默默的耕耘者,如同一支红烛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。正因为如此,她的坚定和执著,才有种无声的力量,像春风春雨般滋润每一个学生,也感召着我们每一个人。

  “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”。路永洁的感人事迹让我们看到了一名真正的人民教师的标准,也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以育人为本、以学术为业是教师的崇高志向。我们要向路永洁学习,学为人师、师为世范,为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。(本报记者 毕玉才 特约记者 刘勇)